采苓_

你恰在灯火朦胧

【追凌】清晨

清晨的阳光洒在大片大片的金星雪浪上,带着露珠的牡丹随着微风轻轻地晃着

此时,芳菲殿内一片宁静。突的,一声清脆的鸟啼从外边传来,金凌蹙了蹙眉,朝旁边的人拱了拱,却只摸到做工精细的丝绸床单。

他猛的睁开眼睛,拿胳膊撑起身子,本来就未系紧的外袍随着他的动作滑了下来,里面的中衣也垂到了胸口,白皙却布满吻痕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。

他慢慢地捞起外袍,一手撑着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想着蓝思追去了哪里。

金凌透过绣着大朵大朵金星雪浪的帐子看了看,桌上的宗卷摆放的整整齐齐,一切都无异样,像是,没人来过一样

金凌撇了撇嘴,抬手看着缠绕在他白皙的手腕上的云纹抹额,他哼了一声,心中有些不快

他粗鲁的扯下抹额,攥在手里,正打算拿起床单上的衣服便听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

金凌曾吩咐过如若没有大事不必来芳菲殿找他,一般就是批阅宗卷也不需要侍女伺候。此刻又是早晨,金凌正好心里不痛快

他不耐烦的转过头正要发作,待看清那人一身白衣且笑得温柔,以及那双漂亮温柔的眼睛便愣住了

“蓝…愿…?”金凌看着蓝思追端着一碗粥缓缓走来

带他走近,金凌又不说话了

“阿凌?”蓝思追放下粥,有些不解地看着金凌

金凌的话憋在嗓子里,半晌才冒出一句“哼”

金凌看着眼前人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便有些气,转过头不去看他

蓝思追虽不解,却也知道金凌这是生气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得哄

“阿凌,先换了衣裳吧,你今日不是还要带我逛兰陵吗?”蓝思追坐在床边,一只手握着金凌攥着抹额的手。

他看到金凌攥着抹额的手有些好笑,却只能在心里笑笑

金凌的手往后面退了退,蓝思追和他说话时靠的很近…

金凌都看得到他如秋水一般的眸子里自己的倒影,脸上有些发烫,他感觉攥着抹额的手也有些黏腻

金凌被他盯着没法了才别别扭扭地拿起衣服,还未触及手腕便被抓住了,他错愕,抬头只见蓝思追的脸靠近

“我帮金宗主更衣吧”

看到这个脑子里不自觉就出现了……